一个普通武汉返乡人员的近况

消失了一段时间,宅在家里的日子实在是太消磨心智了,完全就是懒到不想动,再这么下去可能会影响后面的工作态度,所以最近我必须要强迫自己让节奏走上正轨。

原本春节前准备回老家的时候准备开车回去的,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作罢,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你们可以想象一下照现在这种新冠疫情的发展情况,你在你的家乡大街上看到一辆鄂A牌照的汽车会是什么心情。

实际上在更早的元旦期间,我的朋友圈就开始疯传各种华南海鲜城的病毒相关内容,其实当时还是有点慌的,因为我上班的地方距离那里不算特别远(但是我从来没去过那,因为咱没有自己买海鲜的习惯,也更加不会吃野味),再往后担心就被市府的“辟谣”信息冲散了-不会人传人,后来的半个月时间内,该聚餐聚餐,该逛街逛街,还迎接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事进行了一番新店的参观,参加了一次公司的年会。

一直到1月16号踏上返乡的火车,我的生活似乎都没有任何不同,一天舟车劳顿,回到家吃盘饺子跟家里简单沟通了一下一路的情况,刚好有个老友喊吃饭,我就去了,那天跟往年一样,喝了不少。

后来在家休息了一天之后,18号晚上又出去吃饭,这次前后总共有六七个人,中间还有些十几年没见的发小,大家畅谈了在武汉、成都以及家乡的各自发展情况,当时还建了群,推杯换盏不在话下,那天喝得比较晚,回家后半夜还因为琐事跟母亲吵了一架,当时准备包拿着回武汉去,最终没有成行。

后来的事情证明,没回武汉是幸运的。

没过几天,新闻上面就开始密集报导武汉的疫情情况,外面路上戴口罩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作为家乡卫生系统退休的职工,我的父母也开始陆续接到还在卫生系统工作的朋友的电话询问我的情况,但是这只是私人交流层面。一直没有地方相关部门的同志联系我,我经多方询问也没有找到到哪里可以“投案自首”,于是只好按电视上说的自己在家隔离,不见朋友,不喝那些一年一次的酒,也不吃那些一年一次的小吃。

我的家乡在山西省南端的一个小县城,自从我16号回到家乡,电视上开始陆续播放疫情信息,总书记亲自部署之后,我就开始陆陆续续接到相邻县市的公安机关询问电话,虽然我对个人信息泄露极其不满,但是特殊时期,我也尽量配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直到回到家第15天,我县的工作人员终于打来了电话,很简单,就是问我现在在哪个小区,门牌号都没问就挂了。

这么久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这一点应该大家都一样,我就不再赘述了,每天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2月5日,是我回家之后的第20天,下午开始陆续密集地接到我县公安机关打来的电话,15分钟内接了4个不同的电话,十分之细致,问完我问我老婆,问完名字问地址,一瞬间我有些“感动”,就是那种久旱逢甘霖的感动。

我只能说:还好我没事

不过有了这次的经历,真的感觉我可能永远都做不到这样的先进性,所以我只能做个百姓,虽然其实我2006年就预备了。

今天是2月12日,回家已经快一个月了,直到今天还有邻县的各种机关(公安、卫健、街道、社区)不停给我打电话,我也只能苦笑-别人毕竟也是“一片好心”对吧?

另外除此之外,虽然我作为从小在这个X县小城出生、长大的人,我直到今天还要遭受不期而遇的敌视和埋怨,所以现在我只想尽快回武汉去,可能对于一个30多岁的人来说,家乡的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我的家在武汉。

本文标签:
菊部制造公众号
17 Comments
  1. 访客

评论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